来自 果博娱乐 2017-06-23 18:22 的文章

已滞留台湾两个月

武汉鑫裕盛派遣公司在7月17日派遣船员由武汉飞往高雄,登上“五星北京”货轮。7月19日,在与武汉鑫裕盛签订合同后,22名船员在高雄登船。按照原计划,这些船员要去澳大利亚装运矿石和煤,再运回国内。但是货船却没能启动,一停便是两个月。

五星环球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郑文和回应称,船员向其索要薪资时距登船尚不满一个月,而薪资是按月计算的,因此无法发放,“不存在蓄意拖欠的行为”。

8月8日那天发现存的水已经无法饮用时,12日才给我们送水,船上的人都快渴死了。

小张:15日武汉鑫裕盛的负责人让高雄这边的供应商给我们送来了一些淡水和食物,大概价值2800美元,如果省吃俭用,可以维持大半个月。但生活用品一直都缺,比如碗筷、床单、肥皂等。

武汉鑫裕盛船企业改制的债务承担合同的签订程序员管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罗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正在协调,船东至今还欠着派遣公司的钱,所以公司这边无法支付员工工资,现在已派新的轮机长过去查看船上的具体情况。主要问题还在船东的资金不到位。

新京报讯周佳琪)9月19日,一艘注册地为福州,名为“五星北京”的货轮被曝因欠船员薪资、缺乏油料和足够伙食的问题,滞留高雄港内两月之久。

小张:当初上船时,我的工资是每月一千五百美元,其他人可能有差异,但我们每人每天6美元的伙食费是一致的。现在没有人拿到工资,说是船开回厦门才有。

小张:大部分人还行,但轮机长聂湘红生病了,延误治疗会造成眼睛失明。但是武汉鑫裕盛不愿出钱让他坐飞机回来,公司还要求他家人签署公司不负责的适用声明,结果被拒远期交货合同绝了。

作为船舶管理公司的mcl总经理徐延明表示,按照船东的要求,早已下达指令让船只返回厦门港,但船长始终没有执行。

9月初,五星北京在伙食耗尽的情况下,曾向台湾高雄itf(国际船舶运输工会)申请紧急救助,并获得中华海员总工会的蔬果补给。

“我多次向香港海事处发出投诉后,才被允许进到高雄港,第一次补充燃油。”船长何楚平告诉记者。

小张:按照mcl公司的船舶运行手册要求,出行的船应该备上五天的燃油余量才能出行。8月25日加的60吨燃油,对于18万吨这么大的船来说,况且船上的润滑油已经为零,机器随时都有坏掉的可能性,船舶处于不适航的状态,所以一直没有开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船员透露,船只更换水舱承租人时,发现水已不能饮用,要求变造国家货币更换淡水,直到12日才送来淡水,船上已没有蔬菜供应。